艺术

1. 布鲁塞尔·身体·语言(19.09-07.10.2010,2010年上海世博会布鲁塞尔日)

arts1_Brussels_Body_Speech

“布鲁塞尔身体语言”作为比利时布鲁塞尔地区政府在上海世博会期间的一个文化推广项目,其宗旨不言而喻:以“艺术”为“大使”,让观众对布鲁塞尔乃至比利时的艺术与文化产生兴趣。值得庆幸的是,这不是世博会期间又一个以堆砌文化明信片的方式展示“民族性”的活动,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当代艺术展”。

策展人汉斯·德·伍尔夫首先选择了几个最突出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然后找到“身体”这个切入点,再补充以与主题相应的年轻艺术家及其作品。尽管对于身体以及与之有关的一切活动的理解,都必须放到其所属的文化背景之下进行,但身体同时也是所有人类共有的物质机体与直感载体。于是,“身体”不仅是一种个别语言,它也是一种普遍语言。由此,展览的主题得以成立。

事实上,展览理念的产生是基于一组强烈的对比,一方面,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智慧表达方式“舞蹈”,自古至今,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庆祝我们度过的每一天,另一方面,是一场发生在美国科学家间的辩论“科学启示录”,这群疯狂的科学家相信人类的未来将面临挑战,为了战胜挑战,人类必须改造进化我们的身体,甚至是把现有的身体全部抛弃。

早在1980年初期,当时还很年轻的安妮•特丽莎•德•克斯梅克就以她的作品《罗莎舞罗莎》掀开了当代舞蹈的新篇章。作品以其开创性的编舞体系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而这也是这个作品首次来到上海。另一方面,弗兰克•戴斯的纪录片作品《科学启示录》,是基于其长达四年的深度研究,为观众提供了一群“超人主义”的科学家们的思想和他们的世界。

在这一组对比作品的基础上,展览还将展出艺术家安•维罗妮卡•让森斯, 大卫•克莱波特和乔莉•图林克斯的杰出作品,他们无一例外的透过身体语言来质疑在我们当今社会中当代艺术的重要性。

“让森斯600平米的雾室,给人以极大的震撼,它给人带来的身体感官体验是你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艺术家周铁海这样说道。

“布鲁塞尔身体语言”展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布鲁塞尔日”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布鲁塞尔不仅是比利时乃至整个欧洲的中心,更在艺术和科学领域扮演着开放的先锋角色。展览将于2010年9月19日至10月7日举办,开幕式届时将会邀请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区外交部长让•吕克•范拉埃斯出席。

2. 超有机 :2011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泛主题双年展

arts2_first_CAFA_Biennial_1“超有机”主题意在探讨人类对物质欲望(或去欲望)的文化思考和实践过程,“超有机”意在勾勒当代社会的一种超现实概念。“有机”和“无机”是物质世界中物性两大对应性的分类,而物质在人类活动的世界里,一直以来是人的应用、参与、改造、幻想、欲望的对象,人类在物质的世界里努力去实现自身价值和释放妄想,它因此构成社会学意义的历史和世界,更构成社会性的人。

纵观人类历史,在每一个历史时刻,人类因物质的欲望(或去欲望)而产生文化的思考和实践,并不断地以“超欲望”、“超想象”、“超现实”、“超理性”的思想和行为来构成社会学意义的“奇观”:社会奇观、科技奇观、生物学奇观、文化奇观、基因奇观等等,我们既生活在如此奇观的社会里,为之获得非凡的乐趣,但因之也承担着虚妄的苦果。对于这样的“超有机”概念和思想,艺术是进行这种“超”行为的表达方式之一,艺术的范畴因“超越”而不断被扩大疆界、被颠覆固有的认知方式、又不断地产生新的知识话语。在某种意义上,当代艺术即是一种创造新的知识阐释方式的系统,它不断超越我们的视觉、超越我们的观念和我们的语言。对此,“CAFAM泛主题展2011”的主题“超有机”将主要围绕“超身体”、“超机器”、“超城市”和“生命政治”四个单元来展开。在我们看来,当代这四个重要而紧迫的文化政治主题都呈现出“超有机”的局面。也就是说,它们都脱离了先前的狭隘定义,扩大了自己的边界,发明了自己的新形式――这种德勒兹式的解辖域化(deterritorialisation)过程,在我们看来就是呈现出一种“超有机”局面。这个展览力图呈现出这样一种新的全球性的文化政治情景。

3. 马塞尔·布达埃尔国际研讨会,上海/北京

arts3_Bringing_Broodthaers本次研讨会邀请了多位著名的西方艺术史学家,向大家介绍20世纪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比利时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 
马塞尔•布达埃尔最初的诗人生涯走得并不顺利,他在四十岁时转而走向视觉艺术的领域,这样的转变使他在诗人与视觉艺术家之间找到了新的方向和定位。 
他的早期作品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艺术家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影响,极大地推进了美国和欧洲的前卫艺术和观念艺术。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作品使人们对视觉艺术产生了新的理解,是一位极具影响力的先锋视觉艺术家。与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 )和安迪沃霍(Andy Warhol)一起成为20世纪西方视觉艺术的奠基人。 
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作品有着相对复杂的创作背景和时代特性,在他的作品中语言文字和物体本身成为了艺术审美中可以独立审视和评判的一部分。对中国观众而言,他们要去理解和把握布达埃尔作品的这种特殊性显然不易,我们认为我们应该更多的借助交流和讨论来关注艺术家以及作品本身;而在北京和上海分别召集这样的研讨会无疑是一个介绍其作品的最好形式和最佳机会。 
在众多研究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专家中,我们选择了三位来到中国参与这次讨论, 他们分别是当今最重要的法国艺术史学家 简-弗朗索斯•切诺尔(Jean-François Chevrier);策展人安妮•罗密尔(Anne Rorimer)有超过三十年的展览经验,并策划了多个和布达埃尔有关的展览;本杰明•布赫洛作为布达埃尔的昔日密友,现为哈佛大学艺术史学教授,他也撰写了多部关于布达埃尔的著作。我们深信这三位重要专家的到来,将使得这次研讨会成为明年布达埃尔正式展览的一次绝佳的宣传机会。 

4. 浪游(首尔-光州-成都)

arts4_Wanderlust《浪游》是一场在远东地区举行的巡回艺术展,云集了五位最杰出的比利时艺术家,通过展现他们远离尘嚣的意愿界定了他们与当今社会的关系。不管是作为艺术家还是普通人,他们的日常行为都有别于常人习性。我们在此所指的常人习性是根据某种标准行为来对人类进行规范的习性,人们需要秉承这样的习性,以便为社会接纳。而我们在远东呈现的这几位艺术家则宁愿以自己的方式来探寻社会的作用何在。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有意不遵从社会规则,积极寻求其他的选择,永远执着于探索社会惯例的另一面。这就是我们称他们为“浪游艺术家”的原因。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们一层一层地剥掉社会在他们身上留下的沉淀.也借此获得了广阔的自由,自由引领他们萌发了为自己创建全新环境的念头。当然,对他们每个人而言,探索的结果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可以从各自的作品中读出对于自由的渴求。

《浪游》在2013年1月17日在光州艺术馆开展,现在又来到了成都当代美术馆,这是展览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我们非常赞同将巡展办成流动的盛会来拓展这一项目的观点。当然,在每个新的地方,都需要适当的修改计划,以适应新的空间,而我们也尝试着利用新的环境来创造新的联系和机遇。即将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行的研讨会中,这些努力都会最终得到落实。来自欧洲、韩国和中国的学者、展览策划者和艺术家都将参加此次研讨会。我们现在也在一起为了一部即将面世的展览目录而忙碌着。而现场将由独具特色的原创作品《珍珠项链》将这三个主办城市联系到一起。《珍珠项链》则是奥诺雷•德奥(HONORE d’O)为展览特别构思出的原创作品。也是展览海报和其他宣传材料中的主要形象。艺术家在每座城市都拍摄了一部与该作品有关的影像。

“浪游”的整体原则还包含一种观点:在旅程中的某一时刻,旅行者会不可避免地面临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浪游”主宰了他的全部生活并且让他无路可退。“浪游”和忧郁只是一线之差,就如同人类的分类一样。

5. 我们的记忆? (上海交大)

ipp我们的记忆?是一个在上海交通大学比利时周期间举办的小型艺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