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B最著名校友:童第周

文/张艳艳


知道VUB曾被中国称为“比利时比京大学“吗?

知道最早的克隆物种不是绵羊“多莉”,而是一条叫做”童鱼“的金鱼吗?

知道中国生物界的“居里夫妇”是怎样相伴一生、历经浩劫、留下佳话的吗?

本期,“VUB校友会”将为大家介绍VUB最著名校友:中国的克隆之父——童第周

对于中国来说,他是著名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奠基人。

对于世界来说,他是卓越的实验胚胎学家,20世纪生物科学研究的杰出领导者,90年代世界100位最优秀的科学家之一。

对于VUB来说,他是1934年毕业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的博士生,是我们杰出的校友前辈。


求学:两个“第一”

童第周,字蔚孙,1902年5月28日出生于浙江鄞县童村。幼年丧父,家境清贫,靠兄辈抚养。因为经济困难,直到17岁那年,才到可供食宿的浙江省立第四师范学校读书。和同学相比,童第周是初次接触数理知识,学习起来十分吃力。但是他却在苦读的同时做了一个让周围人惊讶的决定:报考宁波效时中学。

效实中学当时在整个浙江省首屈一指,学生毕业后都能进入一流的大学读书。但是当年该校却不对外招收一年级学生,而只收三年级的插班生,加上入学还需要进行英语水平的考核。种种要求对于童第周来说,几乎是登天之难。但是他依然不改初衷,一边恶补数理知识,一边自学英语,几个哥哥看着弟弟每天深夜屋中不曾熄灭的烛光,也决定支持他,并答应供他读书。

老天似乎从来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有心人,童第周真的考上了效实中学。

但是拿着成绩单的他,却有一些沮丧,因为“童第周”这个名字在成绩单上是倒数第一。

于是,效实中学每个夜晚在寝室熄灯后,宿舍外的路灯下面多了一个借着灯光演算习题的瘦弱身影。“夜不归宿”的童第周一开始还因此惹上了“经常谈恋爱到深夜”的流言。而在接下来的期末考试中,童第周的各科成绩都达到了70分,其中几何更是获得了满分。到高三时,他的总成绩名列全班第一。

后来童第周回忆自己童年时感慨道:“在效实的两个‘第一’,对我一生有很大影响。那件事使我知道自己并不比别人笨,别人能做到的,我经过努力也一定能做到。世上没有天才,天才是用劳动换来的。”

留学:“一定要争气”

1924年7月,童第周考入上海复旦大学哲学系,他曾经也想成为一名哲学家,但又发现哲学无法满足他对生命奥秘的追求。

时任复旦大学校长的郭任远一次有关“猫鼠实验”的演讲使他对科学研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后来他又结识了中央大学生物系主任蔡堡,渐渐迷上了探求微观世界的胚胎学。事实上,胚胎正是生命诞生的初始,而探寻生命的起源也是哲学的终极,在童第周的一生中,哲学和生物学一起伴随着他对科学事业的追求。

1927年,童第周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心理学专业,同年由蔡堡教授推荐,到南京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生物系任助教。1930年童第周获得了前往比利时的布鲁斯尔自由大学的深造机会,当时的VUB被成为比京大学,比京就是比利时京城的意思,也就是布鲁塞尔。

到达比利时后,童第周进入了著名生物学家布拉舍和达克的实验室,或许是法语不好,或许是身材瘦小,总之,他一直不被人注意,他总是一个人在角落里,专心致志于每项细碎的工作。当时,有一个青蛙卵的卵膜剥除手术,多年来没人能完成。童第周的导师达克也没有做成功,很多研究工作也因此无法展开。导师请平时一言不发的童第周也来试一试,没想到童第周一下子就剥掉了青蛙卵的卵膜。方法巧妙,动作精确,这一举动轰动了欧洲生物学界。

1931年夏天,教授带着这位心爱的学生来到著名的科研中心法国海滨实验室,这次,要为直径不到十分之一毫米的海鞘卵子做外膜剥离,童第周再次顺利完成,童第周精湛的实验技术让云集此地的国际同行十分钦佩,也给当时在国际生物学界声誉极高的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李约瑟教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中国忧患交加,国弱民穷,中国人在国外常遭到一些外国人的奚落歧视。为了这类事情,童第周常挺身而出与对方据理力争,赢回尊严。童第周在自己学位授予仪式上层这样说道:“我是中国人,有人说中国人笨,我获得了贵国的博士学位,至少可以说明中国人绝不比别人笨”

童第周的求学经历和在西方学术界取得的成就通过后人的回忆,编写成了励志的小故事,选入小学语文课文中(浙教版第八册和教科版第四册),标题便是“一定要争气”,童先生为自己、为国家“争气”的事迹,像每个勤奋且正直的人物榜样一样,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报国:“我是中国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还在比利时的童第周立即联络了中国留学生朋友,在一间咖啡馆的地下室集会,商量对策。童第周起草了一封告中国留学生的公开信,并连夜分发到中国人住房的信箱里。又到其他城市去发动中国学生,很快组成了中国学生总会,童第周被推举为负责人。他们号召了5个大城市的中国学生一同到布鲁塞尔日本驻比利时大使馆门前示威。然而,却收到了比利时警方的抓捕和起诉。后来一位比利时前司法部长出于正义,主动为他们进行辩护。但是,包括童第周在内的5名学生还是被判了两个星期的徒刑,迫于社会舆论,才改为缓期执行。

1934年,童第周以优异成绩获得博士学位,并在科学实验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导师达克先生告诉他,再等一年,写一篇论文,就可再得一个特别博士。但童第周想:“要搞工作,应该回祖国去搞;有成绩,为什么要给别的国家?”就这样,童第周放弃了“特别博士”学位,毅然回到了祖国。

回国后,他到山东大学任生物系教授。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随山东大学内迁到四川万县。1938年辗转到重庆,先后任中央大学医学院教授、同济大学生物系教授和复旦大学生物系教授。战争年代下,童第周的实验室就是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破庙,阳光好的时候利用阳光照明,阳光不好又停电时,就用干电池作电源照明或用煤油灯照明,没有实验专用的玻璃器皿,就用茶杯、废弃的玻璃瓶、碗等来代替,唯一的设备还是童第周一家举债购置的双筒显微镜。

恶劣的实验环境下,童第周硬是取得了科研上的成就,他的论文在英国的期刊上得到了发表。当年对这个小个子中国青年印象深刻的李约瑟,看到文章后,趁着1942年的中国之行,特意来到四川拜访这位中国的胚胎生物学家。当看到实验室的状况时,李约瑟惊愕了:“布鲁塞尔有那样好的实验室,你为什么一定要到这样的荒地来呢?”而童第周的回答非常简洁“我是中国人”。

第二年,李约瑟在美国的科学讲台上向世界报告了他的感受,中国科学家的研究,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停顿。后来,在回国途中,李约瑟买了一台更好的显微镜送给了这位他所尊敬的中国科学家,他们一生的友谊也是建立于此。

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即便是烽火连天,即便再艰难,他们也要和自己的国家在一起。童第周就在是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把世界胚胎学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

眷侣:中国生物界的“居里夫妇”

童第周和叶毓芬1926年相识。他俩既是浙江同乡,又同在宁波读过书,从相识到相知。在童第周的鼓励和帮助下,叶毓芬勇敢地挣脱了封建婚姻的束缚,考上了复旦大学生物系,俩人成了先后的同学,又从相知到相恋。

1930年,28岁的童第周大学毕业,面对去比利时留学的机会,热恋中的青年有些踌躇不定。叶毓芬却毅然支持他出国深造,并立刻同童第周回到宁波,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一对新婚夫妇,从此海天相隔。

在比利时的留学生活十分清苦。童第周租住了一间狭小的阁楼,靠白开水和面包干。他虽然申请了奖学金,但迟迟未见结果。在国内,妻子叶毓芬大学毕业前夕生下了第一个女儿。那时,毕业即失业,何况她又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

就在这内外交困的时刻,多亏他们的老师蔡堡教授的热忱帮助,给叶毓芬找到一个大学助教的职位。从此,叶毓芬在从事教学,养育孩子的同时,又挑起了资助丈夫的重担。她从很少的薪金中,一点儿一点儿地节省,把自己和女儿的生活费用压缩到最低水平,把积攒下来的钱全部寄给童第周。还变卖了结婚时亲友赠送的首饰,挤时间写文章换取稿费,千方百计支持丈夫在国外攻读。

回国后,夫妇先一同到山东大学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举家迁往四川,先后在几所大学任教。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仍坚持科学实验。没有仪器的童第周在一家旧货摊上找到了一架双筒显微镜,但是65000元的天价难倒了清贫的科学家。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叶毓芬变卖了衣物,又到处借亲求友,终于买下了这台双筒显微镜,而家里也为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直到十年后才还清。

这台显微镜记录了一对风雨同心的科学家夫妇深厚的爱情,也见证了那一代知识分子为了事业甘愿牺牲的精神。

十年动乱时期,童第周夫妇曾被一些人当作“反动学术权威”进行批判。有人强迫叶毓芬揭发检举童第周,叶毓芬则斩钉截铁地说:“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我了解他,他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对方厉声斥责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保童第周?”叶毓芬从容地回答:“说保就保吧,我了解他,才要保他!

文革时被囚禁起来的童第周写了诗送出来给叶毓芬,通过回忆夫妻过去的美好时光来度过那些困难的日子。

半个世纪以来,夫妇很少分开过,用儿女的话来说,父母在在实验室中就如同合体了一般的默契。1976年1月,叶毓芬突然病逝,童第周万分悲痛,深感茫然。实验室里从此只剩下童第周一个人了,但他一直保存着叶毓芬使用过的桌椅和实验用具,每天都要仔细地擦拭一遍,像是等待着妻子安详地走来,再次和自己一起做实验。

他们在一起四十多年,童第周一生的科研成果,百分之六十是夫妇俩共同完成的,因而他们被赞誉为中国生物界的“居里夫妇”。

心血:“童鱼”的诞生

著名画家吴作人有一副《睡莲金鱼图》,画中几尾小金鱼嬉戏着,穿梭在莲叶中,打头一尾却与众不同,金鱼的身子却长着鲫鱼的尾巴。这是吴作人为好友童第周记录了这位生物学家所创造的生命科学奇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继续担任山东大学动物系教授兼系主任。后授聘兼任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研究所副所长和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主任。当时在帮助国家发展海洋生物事业的童第周,仍旧就对胚胎学充满热情。1953年他开始了对新的胚胎学探索:细胞核移植。也就是后来被人所熟知的 “克隆”技术。

当时美国的科学家已经把克隆技术中基本的移植技术解决了,童第周敏感地立刻运用了这个技术进行探索,但是他选择了技术上更难的金鱼做实验。鱼类克隆经济价值更大,且从无先例,没有国外先进设备的童第周凭借着他丰富的经验和灵巧的双手完成了一系列的实验。

在1963年位于北京中关村的中科院研究所,一些实验中的金鱼出现了奇妙的变化:在发育成长的320条幼鱼中,有106条由双尾变成了单尾,金鱼表现出鲫鱼的尾鳍性状!证实了童第周的设想。这种单尾的金鱼便是后来生物界著名的“童鱼”,这是世界上第一次进行克隆鱼类,中国也成为继美英之后的第三个完成克隆的国家,那一年他61岁。

从1958年开始,童第周还陆续发表了一系列有关文昌鱼的研究成果,成为国际最权威的文昌鱼研究专家。他绘制的文昌鱼胚胎发育预定器官图谱,多年来被世界各国的胚胎学著作广泛引用。

对这些独创性的成果,很多人建议他写本书,但是他拒绝了。他说:“写书牵扯到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观点,要看很多资料,太浪费时间了,不如多做试验。”童第周不愿意在文献堆里打转,60多岁了,他还计划着抓紧时间开拓更多的、更新的领域。

他说:“科学家不自己动手做实验就变成科学政客了”

致敬:“愿效老牛,为国捐躯”

童第周不仅专注于理论研究,同时积极把理论研究应用于生产实践,用生物技术为他深爱的人民造福。在他的理论技术指导下,南方水产研究所开始用鲫鱼和鲤鱼移核,培养杂交鱼;云南种下了植入大豆蛋白的大米。

1979年3月6日,来参加浙江科学大会的人们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这天,著名生物学家童第周上台发表演讲,他说要用生物技术改善人类生活,他描绘的灿烂前景让每一个人心驰神往。突然,兴致勃勃的童第周一下晕倒在座位上。

他的心脏病发作了,人们慌忙把他扶下去。10分钟后,童第周坚持着走上讲台,做完报告,这也成为他人生中最后一场报告。缓缓走下讲台的童第周疲惫不堪,最终他还是拒绝了人们让他住院治疗的挽留,迅速赶回北京。他说:“已经到了春暖花开、鱼产卵的季节,我要回去安排工作。”

谁也没有想到,回到北京的童第周病情迅速恶化,被紧急送往医院,20多天后去世。

1978年2月,76岁的童老曾在《诗刊》上发表了一首诗:
“周兮周兮,年逾古稀。
残躯幸存,脑力尚济;
能作科研,能挥文笔。
虽少佳品,偶有奇意;
虽非上驷,堪充下骥。
愿效老牛,为国捐躯!”

童第周为祖国科学事业的振兴,实践了自己的誓言:“愿效老牛,为国捐躯!” 童第周走了,他的离去是中国科学界尤其是中国克隆界的一大损失,但是他的科学精神依然激励着中国科学家在科研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他是我们尊敬的校友,更是我们当铭记于心的科学先驱。


参考文献与相关链接: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34277.htm#1

中国新闻网:http://news.china.com.cn/txt/2012-02/22/content_24699397_3.htm

中国宁波网:http://www.cnnb.com.cn/gb/node2/channel/node13890/node14011/userobject7ai647798.html

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http://gtjuh.tongji.edu.cn/person/intro/new_page_14.htm

山东大学新闻网:http://www.view.sdu.edu.cn/news/news/xwzt/2010-03-29/1269833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