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留比时光:感恩的历程

文/徐桂权


VUB回忆点名征文:你还记得吗?”        

现在你的窗外是大雪纷飞还是四季如春?这个春节是和家人一起围着桌子吃着热腾腾的饺子,还是和朋友聚在一起在异国他乡推杯换盏?

春节将至,在匆忙旅途或是闲适假期里的你们,会不会突然有一股情绪涌上心头,偶然提到的一个名字,便想起一段故事,和故事背后的柔软时光。

VUB,读出来这三个字母的时候,你想起了什么?那段时光里的故事,多少欢笑,多少真挚,你还记得吗?

如果你有想要分享的故事,那就加入我们的点名征文吧!文末记得点另一个VUBers哦,让我们用温暖的回忆接力来迎接羊年吧!

接力人物简介:

徐桂权,2010-2013年在VUB攻读博士学位,同时也获得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博士学位,现于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任教。


感谢许静老师发起VUB校友会,并邀请我参与“留学经历”的分享活动。

2010年7月,我通过中国传媒大学与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的Erasmus合作项目,来到比利时攻读双博士学位。2013年7月,我完成VUB的博士论文答辩,回到广州工作。到今天,回国已经有一年半了。回顾这四年多的时光,对我个人来说,确实是一段值得感恩的心路历程。

在去比利时之前,其实我还尝试了申请去美国、香港等地的大学读书,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成功。在中国传媒大学攻读博士期间,我的留学之梦仍未熄灭,一直在留意各种访学交流的机会。很幸运的是,这些年中国传媒大学非常重视开拓国际交流合作项目。当我得知中传参与了欧盟的Erasmus项目后,便开始了解相关情况,注意到VUB有一个Media and Discourse的项目,而我一直对媒介话语的研究很有兴趣。于是就开始准备Proposal,并跟导师联系。接下来的一切也都进展顺利,到2010年3月就收到了VUB的奖学金通知。这里还有一个插曲:原本我只是期望去比利时访学一年,没想到收到的是三年的奖学金,这就意味着我可以攻读一个博士学位了。但当时已经是我在中传读博的第二年,毕业之期在即,所以还有些犹豫。但VUB的导师Nico Carpentier教授和中传的导师陈卫星教授都认为同时攻读双博士是更明智的选择,虽然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现在想来,我很感激两位导师的鼓励,否则如果只是贪图短暂的“镀金”,收获就会少了很多。

下定决心签约之后,就开始准备各种出国手续。2010年7月3日,我在一个平静的周末抵达布鲁塞尔,之后是留学生都要面对各种复杂的报到程序、租房、银行开户、申请身份证等事情。这些事情都遇到不同程度的麻烦,但我通过VUB国际处和“鲁汶心情”论坛上认识的中国留学生的帮助,都把这些问题一一解决了。这个时候,我开始感到中国留学生的人际网络的可贵,他们热心地帮助新人快速适应新的环境。而且,留学生的品格普遍比较单纯、善良,没有功利的计算。当你进入这个网络之后,就会认识一个又一个的新朋友,大家一起聚餐、一起旅行、一起看展览……生活马上就丰富起来了。到9月份正式开学之后,我又认识了更多的友善的比利时的同学和国际留学生。我跟他们一起上课,一起吃午餐,周末和Erasmus Student Network到郊外和邻近的城市(如巴黎、阿姆斯特丹)旅游。而在学业方面,毕竟我已经求学多年,有一定的知识基础,也不难适应。所以,到布鲁塞尔的第一个学期,我就很快适应了那里的学习和生活,而且从同学和朋友的交往中获益良多。

作为一个中国学生,我对欧洲国家与社会运作的方方面面都很感兴趣,比如,我每年都参加欧盟机构的开放日活动,看看各个部门的资料介绍;平时也参加各种欧洲议题的研讨会和文化节等活动。当然,由于个人接触的范围有限,认识还是有限。当然,这种认识也是不断调整的。比如,我刚到布鲁塞尔的时候,觉得那里的人们的精神状态比较放松,生活节奏比较舒缓,学生们又会学习又会玩。但待得时间长了,会感到布鲁塞尔作为欧盟总部所在地,其实还是比较繁忙的城市;在欧洲金融危机之下,比利时的普通百姓也承受了财政紧缩带来的生活压力;欧洲大学以及社会的治理方式也未必是尽善尽美的。而在回国一年多后,其实我对于比利时的印象已开始慢慢淡化,因为那毕竟只是我短暂驻足的地方,而且跟中国社会差别甚大。但这三年的观察和体验,仍然为我思考中国社会的问题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坐标系。正如我敬重的欧洲研究学者陈乐民先生所说的:“了解欧洲文明是为了把它当作参照,更好地了解自己。所以说‘看的是欧洲,想的是中国’”。所以,我由衷地感谢欧洲和中国大学的教育管理者有如此眼光和执行力来搭建Erasmus Mundus中国区域的合作平台,才能让我这样普通的学子有机会亲身地了解欧洲,反思中国。

作为留学生,我的日常生活的主题当然还是学习,甚至可以说大多数时间就是在住处和学校“两点一线”之间度过的。相信每个留学的博士生都有自己的酸甜苦辣,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但对于我的老师和同学,我确实心怀感激,他们给了我很多无私的帮助。比如,导师每一两个月就会抽出一个周末组织门下弟子到他家聚会,相互评点各自最近的论文,这种Seminar的deadline总是给人很大的压力,但讨论过后又总是收获满满。在博士论文写作的最后阶段,导师更是不厌其烦地多次仔细批阅我的论文。从学术的角度来说,比利时与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学术水平,其实难分高下,因为每个国家各个领域的学术都有自己的特色。以我所学的传播学为例,比利时位居西欧中心,其学术取向也有兼容并包的特点,对德国的实证社会学取向、法国的符号学取向、英国的传播政治经济学和文化研究取向都有所吸收,同时又因地利而以欧盟传媒政策研究见长。布鲁塞尔和欧洲各地的学术会议和暑期学校,更让我感受到欧洲学术共同体内积极的交流合作的氛围。这样一种宽容的学术环境,让我可以心平气静地审视各种学术流派的优长,对于开拓学术的视野确实大有裨益。记得2011年冬上海交通大学张杰校长在VUB会见中国留学生时谈到,他希望留学生和海外学者带回国的不仅是知识,还有大学的文化。这个期望对于普通的留学生来说并不容易做到,但是这种大学文化的阳光沐浴,对于求学者的学术立场和治学态度无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2013年5月和7月,我在北京和布鲁塞尔分别完成了中英文博士论文的答辩,之后回到广州工作。这个时候,我发觉自己也需要时间来重新适应广州这样喧闹、忙碌的城市了。在跨文化传播研究中,这被称为“反向文化适应”。在比利时的时候,生活环境大体上是比较平静的,交往的圈子实际上也不大,每天做的主要事情就是读书、写论文。回国之后,开始要面对更多的人和事、更多的生活和工作的问题。有时候,我会感慨自己可能慢慢失去留学时平淡的心境,那么,留洋的三年,岂不就如做了一场梦?然而,仔细想来,留学的经历其实已经成为一个“过去的我”,沉淀在自我的人格当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比如,当我忙于世俗的事情、心生烦恼的时候,我还是会想想:为什么不可以学习一下欧洲人的生活态度,放慢点自己节奏,何必要疲于奔命呢?在考虑一些学术问题的时候,我也常常将中国、美国和欧洲作为不同的社会发展模式进行比较,试图找到多维的分析角度。

所以,回想那段留学的时光,我心里依然充满了感恩。想到在人生当中,能有三年时光抽身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体验一种不同的社会文化和学术氛围,这是多么难得的成长经历。对于那些为我提供了这个留学机会的人和在那里给予我帮助的老师和朋友们,以及在那里经历的很多事情,我都心存感激。“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但这种相遇的缘分,这种“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当铭记在心里。

点名:

@许静老师:您在多个国家有访学经验,2013年在VUB访学,有何不同的体会?

@马宁博士:您在比利时留学多年,之后又到美国做博士后研究,现在又马上回国工作,对于三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差异,有何感悟?

下一期的回忆点名类文章又有怎样的精彩呢?让我们一起期待更多的故事吧!